FYP supervisor seeking

人浮於事精神爽,每逢不得不出盡力的重要事,我都會做好應有的準備。是次FYP ( Final Tear Project) supervisor 的尋找故事可是比鍾景輝口中異鄉他國的華人故事更加精彩。由放農曆年假前開始我己經知驚,不斷四send email,乞求名師,其實只不過想找一個自己想找到罷了。放假時都要回校朝聖,朝足一個下午,幸好幾經曲折後都找到一個心水。回家馬上出email確認一下,有email在手,才可天下我有。

今日agreement form未出就再去確定一次,已經是有一些歇斯底里了。不過也不為過,我找的那個教授也頗受歡迎,有一些沒有先前通知都被拒門外,相同的事,在不同的教授中時有發生,所以說只有早起的雀仔才有東西吃。agreement form一出馬上交給教授簽名落實。從那一刻起他不再是我的呀sir咁簡單,而係我fyp生死全亡都交比佢,歃血為盟的大老細。

不論往後如何,只知我的fyp在此可以鬆一口氣。眼見沒有聯絡好的人在東奔西波,心中都掀起了不少同情的漣漪。不過,過往就算在我新年假中也揮之不去的不安,今天終於都可以將其抛之於腦後。安心睡一覺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