壓力飯

都有一殷時間之前在朋友口中得知一個新詞彙,那就是「壓力飯」。
在朋友細心解釋之下我方知「壓力飯」是一餐在壓力下的飯局。常見例子有見家長,不熟絡的朋友聚會等。我就在剛剛的星期六經歴了一個令我覺得坐多一分鐘都想死的飯局。
事源我一位所謂的表哥塹美國結婚後女方要回港宴客告知天下。因而表哥也請了在香港的親人作男家席。4歲就去美國的表哥,好不容易請到了剛剛好一席十餘人的男家席。我的出現應該是充數成分大於所有。忘了交代的是失從沒有見過言一個表哥。

當然,男家席的各人我都認識,但各人都認識的表哥我可見都沒見過。全晚每當so call表哥在席中跟其他各人寒暄兒時逸事時,我都只可帶住一個刻意的笑容。情況就像一個不懂政治的太太陪老公去一個飯局,在大家談論起政改時各人繪形繪聲地道出意見時。太太只可以用微笑回應。說穿了我那晚只不過是一個陪笑的。

等so call表哥回去自己的位的時間,心理上覺得沒三年都有兩載。但這只不過是壓力飯的前菜,眼見其他三十有幾的表哥被聚人迫婚,算是我最悠閒的時光。幸好還在讀書的我沒有被燒到。可是被問畢業後的事又到我想死。話題轉到我身上時,我那一位較熟的表哥眼中留出一點解放的眼神。

冷不防,在我快死的時後,軍備競賽就開始了。我不清楚可以用怎樣的文字去形容他們的行為,show off 吧,這是我想了才想到我文字。其實我想用英文形容是因為不想說得太露骨,就像他們,是,他們是在show off 不過也在想方法show得不要太露骨。

一不小心一位叔伯更問我一些物業業權的問題殺我一個措手不及。唉,下次真的要連這一些都想好modle answer才去比較好。

三小時的飯局,在當時的我看來真的比甚麼都長。我真的不想因為這一些飯局令自力患上精神病。在尖沙咀s字頭酒店行出門口時我真的有重生的感覺。如果剛才的飯局有人說是社會生活的縮影,我就真的不想進入這樣的一個社會。

我很想跟「壓力飯」大聲說一句「不」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