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YP supervisor seeking

人浮於事精神爽,每逢不得不出盡力的重要事,我都會做好應有的準備。是次FYP ( Final Tear Project) supervisor 的尋找故事可是比鍾景輝口中異鄉他國的華人故事更加精彩。由放農曆年假前開始我己經知驚,不斷四send email,乞求名師,其實只不過想找一個自己想找到罷了。放假時都要回校朝聖,朝足一個下午,幸好幾經曲折後都找到一個心水。回家馬上出email確認一下,有email在手,才可天下我有。

今日agreement form未出就再去確定一次,已經是有一些歇斯底里了。不過也不為過,我找的那個教授也頗受歡迎,有一些沒有先前通知都被拒門外,相同的事,在不同的教授中時有發生,所以說只有早起的雀仔才有東西吃。agreement form一出馬上交給教授簽名落實。從那一刻起他不再是我的呀sir咁簡單,而係我fyp生死全亡都交比佢,歃血為盟的大老細。

不論往後如何,只知我的fyp在此可以鬆一口氣。眼見沒有聯絡好的人在東奔西波,心中都掀起了不少同情的漣漪。不過,過往就算在我新年假中也揮之不去的不安,今天終於都可以將其抛之於腦後。安心睡一覺。

廣告

殺價之極致。奧義

話說新新年回鄉渡歲。跟家姐們四出補辦一些年貨,經過一間boutique,家姐兩眼發光拖我直奔入內。
以下是家姐跟店員的對話。
姐:請問呢件幾多錢呀??(指住不是她喜歡的)
員:$250
我:(o咀)心諗咁貴,話晒又唔係好質地又唔係名牌
姐:咁呢一件呢??(指住佢喜歡的)
員:$320
我:……..
姐:咁貴??同剛才果件有咩出入?
員:質地好好多ga,你睇下。
姐:太貴啦,都係去弟到睇下。
員:小姐不如你開個價,睇下我比唔比到你
我心諗原來有價講,唔怪得開天殺價啦。
姐:咁呀,$180啦 ,拎個意頭。
我: o…….
更令我o……的是個店員好爽快地應允左。
店員包好了那件one piece用笑容送我們出鋪。
事後我跟家姐說,讚她殺能力高超。我又追問道,那在店員那麼爽快地答應時,為何不再殺她一把?? 她答應得如此爽快,必定還有不少利可圖。家姐笑住同我講:"殺價唔係要殺到最低價,而係殺到自己心中想比的水平。殺到店員難做,冇晒笑容又何必呢。我大約估件one piece都差不多價。比多少少當比tip啦。你睇個sales幾好服務。How much you pay, how much you get."
如果真係比多左好多呢我追問。
“當買一份優越感lo,情形同你買名一牌樣,你心知名牌的價錢就是高過件野的實際價值好多好多,但點解咁多人仲係去買,咪就係優越感姐。更何況,shopping咁開心,我先唔會為果十元八塊令自己shop得唔開心。"
聽家姐一席話勝讀十年書。彈指間如雷灌頂,茅塞頓開。不知何年何月,我方可以參透殺價之極致。奧義。

Why Kobe is not the one I like?!

令我愛上籃球的是小學一二年班時看的男兒當入樽。想必也是很多籃球愛好者的啟蒙典籍。
令我用心打籃球的是小學時第一次接觸的nba地帶。現在已經成為過去,不過當時每星期一次的半足本賽事,令我知道打籃球是怎樣的一回事。也令我迷上了nba。
每一個年代都有當中我球星,當時90年代,公牛王朝令我不得不迷上籃球之神Air Micheal Jordan。我見諒住公牛如何兩度在總冠軍決賽力壓猶他JAZZ,跟馬龍,Stockton, 漢拿鍚say no。更重要的是我可以有幸見證Jordan 的精彩絕殺。毫無疑問,Jordan就是我的偶像,看着自己的偶像比賽,同佢加油,就算輸都很開心高興。
看nba我想都有十年有多的時間了。Jordan退下來之後有好一段日子沒有關心nba。
直到火箭有了孖m組合才又有睇波的興趣。
其實在Magic時期己很留意t﹣mac,沒想在真的可以來到火箭同yao拍擋。不過沒有離開的同樣有傷患,首圈出局命運。總總令我在這一個年代喜歡的明星不得已證明自己的全部。看著人們旳負面說話,我也不得不speechless。我也有問,為甚麼我喜歡的不是kobe(kobe有太多我恨他的原因了,莫講話是喜歡)。但喜歡就是喜歡,不是那個當紅就愛那個。這一個球季,因為之前的原因,t﹣mac只打了6場。就一直等被換走。想打而出不了場的t﹣mac最令人心痛,終於今天,在Madison Squar Garden上,在轉會New York Knicks之後打了痛快的一場。不論輸贏,都令我看得開心了。我期望30歲的t﹣mac可以打出甚麼成績,只希望打得開心就是,可以爭標當然更好啦。
到了2010年代,我又會喜歡上那一個明日之星呢。心中都有一個數,但願他會脫穎而出。

此情可待成追憶 只是當時已惘然

過年時,聽到例牌賀年歌真係黎黎去去都係相去不遠,年年一樣年年播。我在大佬車上,在媽媽的使喚下,在他手機中,忙著找一些賀年歌(註:我哥手機可上網行stream播歌)。正當我播了好幾首只有媽媽話好的賀年歌,我忽然找到孖寶668。我竟有一種好親切的感覺。
其實我對twins真的一丁點喜歡都沒有,更不用說是她們的fans。不過,個人又覺得兩個加在一起是他們的一大成功。只有她們倆一起唱的歌給人一種容易接受的感覺。
更其實的是,我小學時己出道的她們實是陪住長大,不論把她們當作話題一笑,又或評頭品足一番。都已經是刻在我過去生活中的一部分。時間真的可以改變所有,我有一點期待她們的復出,不因為她們的歌聲,不因為她們的樣貌,只因為她們是一個抽像的路人去告訴我:What I’ve done along with them.
每一個年代都有明星陪大家渡過teenage,只不過剛好twins是我teenage中的其中一個。不會有心祝福她們會成陪,但會希望她們不致一沉不起。

壓力飯

都有一殷時間之前在朋友口中得知一個新詞彙,那就是「壓力飯」。
在朋友細心解釋之下我方知「壓力飯」是一餐在壓力下的飯局。常見例子有見家長,不熟絡的朋友聚會等。我就在剛剛的星期六經歴了一個令我覺得坐多一分鐘都想死的飯局。
事源我一位所謂的表哥塹美國結婚後女方要回港宴客告知天下。因而表哥也請了在香港的親人作男家席。4歲就去美國的表哥,好不容易請到了剛剛好一席十餘人的男家席。我的出現應該是充數成分大於所有。忘了交代的是失從沒有見過言一個表哥。

當然,男家席的各人我都認識,但各人都認識的表哥我可見都沒見過。全晚每當so call表哥在席中跟其他各人寒暄兒時逸事時,我都只可帶住一個刻意的笑容。情況就像一個不懂政治的太太陪老公去一個飯局,在大家談論起政改時各人繪形繪聲地道出意見時。太太只可以用微笑回應。說穿了我那晚只不過是一個陪笑的。

等so call表哥回去自己的位的時間,心理上覺得沒三年都有兩載。但這只不過是壓力飯的前菜,眼見其他三十有幾的表哥被聚人迫婚,算是我最悠閒的時光。幸好還在讀書的我沒有被燒到。可是被問畢業後的事又到我想死。話題轉到我身上時,我那一位較熟的表哥眼中留出一點解放的眼神。

冷不防,在我快死的時後,軍備競賽就開始了。我不清楚可以用怎樣的文字去形容他們的行為,show off 吧,這是我想了才想到我文字。其實我想用英文形容是因為不想說得太露骨,就像他們,是,他們是在show off 不過也在想方法show得不要太露骨。

一不小心一位叔伯更問我一些物業業權的問題殺我一個措手不及。唉,下次真的要連這一些都想好modle answer才去比較好。

三小時的飯局,在當時的我看來真的比甚麼都長。我真的不想因為這一些飯局令自力患上精神病。在尖沙咀s字頭酒店行出門口時我真的有重生的感覺。如果剛才的飯局有人說是社會生活的縮影,我就真的不想進入這樣的一個社會。

我很想跟「壓力飯」大聲說一句「不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