港鐵MTR河 X(MTR SONG)

上星期在學校(九龍塘)去了(灣仔)稅務大樓又到了彩虹替人家補習。在港鐵遊了一個河。又令我想起了以前有一苜改自sound of music 中的一首歌。全都是港鐵站名。很有趣,當時的我還真得學著唱呢!

在utube一找之下,想不到歌沒有變,但最新的background picture就己經去到version6。0 @@,同當時的kcr己不再,時間真是過得快。

廣告

馬利與我 Marley and Me

我是一個不會易流泪的人。但我其實也很感性,眼淚總在心里流。

看電影看到落淚,記憶所及沒有這樣的一套戲。但上一次有想哭的感覺是看千嬅和Eason的<<每當變幻時>>。當時己經失去太多的我,己不可以再失去任何東西了,只是活了二十年人的我也會如此感觸。

本身對<<馬利與我 Marley and Me>>完全沒有認識,看到海報只是一隻小狗,我壓根兒就沒有想看的衝動。但女友聽聞是好戲,那就當然要一看究竟。抱着一看無妨的心情去看,竟然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從兩位主角由新婚到兒女都長大成人,那隻小狗都陪在左右。12年的時間,對人來說是十分漫長的一段時間。對狗來說己是一生。不能長伴是理所當然的。一隻由小義到大的小寶貝,要走的時,跟親人離世可以說是沒大分別。在我估到這戲會描述小狗去世時,我就很不想看下去,但我還是往下看了。我也禁不住掉下豆大的淚水。是兩行熱淚,我第一次真的看到落淚了。

想不到我的第一次就這樣沒有了。但可痛快地哭一埸也夠我高興,因為我真的很想這般大哭一埸,好舒發一下情緒!城市人太多顧慮了,要哭也怕被發現,多痛苦?

對小狗有無限愛心的你,想痛快一哭,請看。



您情之作動是第 根兒82個瀏覽者

Dslr單反相機笑話一則

話說今日上完堂,就幾個同學去又一城進午善。好不容易找了個位子。有風度如我就會先讓小姐們先去買食物。

正當我無聊之際,旁邊的一張桌的一位姑娘終於等到了他約好了的男士朋友。寒暄幾句後,姑娘從身後掏出了一個黑色的包子。當她打開拉鍊,拿出一部n字頭的相機時,我看瞎了眼,是單反耶。我心想真pro!

原來男的是有求於姑娘。是我關心的話題我就開始不要臉地偷聽起來。

男:一粿電可以用多久啦

想了好一會

女:看你影多少啦,沒有準則的,我也沒有在數。

男:要用甚麼卡?

女: 細張果d

男:姐係?

女:um…. ar! 係sd

男:咁係唔係電話用果d?

女: 唔一定wow

隨手打開蓋子 show出插卡位

男:呢個好似大d wow

下減千字記憶卡討論

男:係唔係就咁就影得?

女: 係,不過就唔好用auto mode,我覺得影出黎冇咁靚!

男:咁要用咩呢?

女:um….朝早就用…um…A mode啦

聽到呢到,我都覺都好正常,只不過物主女士沒有我想像中pro而已。也許是dslr的pro令我覺得物主也很pro。是我的錯。

再來,我的眼鏡也跌爆了。

男:哦,我明了! A 係am

女:….um係ar

男:咁P 係pm用

女:…..um…係ar 要較好d羅

男:影d瀑布想好似d白布咁,係唔係要長暴光?

女:係

男:嘩,我都話左我好有talent啦!!!

女:咁你帶唔帶三腳架?

男:唔啦咁重,加上我都冇。

聽到呢到我己忍唔住笑,係我兩個同學番黎之時,我己沖左出去。

我知偷聽不對。

但這一件事真的十分值得分享。

就dslr的價錢不斷平民化,很多人都負擔得起,人前拿起它,好不威風,我當時買也抱有百分之3這樣的心理。但要是連最基本的 光圈Aperture, 快門Shutter,iso….都不會的話。不要緊,學啦。誰生出來會行會走。以前的年代,學影相好似只可以上堂或向高人指點。但現在,internet咩都揾到。不會的上論壇問個明白。沒有時空規範,高人雲集。就算是影相門外漢如我都可以成為一個bb班學生。只要有心,一定做得到。

而不是,買了部機可以說明書都可以一頁不看,不懂又要裝懂。現在街上有不少掛羊頭賣狗肉的dslr物主。我不是說影相一定要好pro,一定要用全手動。但玫少不會出現上面的蝦碌情況。

我也是一個bb班的學生,但我會不斷自我增值,不會只是為了pro而影,而是因為影而pro。

那個男的好像會去TRIP,希望佢番到黎,d相會冇事啦。

我也很久沒拿起相機出動了。

老來學書法

今日終於都買了文房四寶,的起個心肝要學書法,都係買了些入門野。

而現在則找興趣班,好好地學一次。就是煩着找私人還是集體。

上了u tube看了又看神人的功力。不知何年何月我才可以有如此一門手藝。